4月25日南加橙县华人选民登记及投票培训活动纪实

4月25日南加橙县华人选民登记及投票培训活动纪实

《The Orange Club在行动!》系列报道之三

撰稿人:Mandy Li(微信名:唯美)

2014年4月25日上午11点,The Orange Club举办的橙县华人选民登记及投票培训在飞达学院拉开帷幕,本次共有来自橙县不同城市的36名自愿者参加了培训,培训由橙县选举事务办公室的Christine Lee和Kristy主讲。
The Orange Club的安岚首先向各位来宾致欢迎词,她用平实而风趣的语言简单介绍了The Orange Club的发起人、成立背景及华人选民登记与投票的重要性,接着The Orange Club的主席Alex陈与部分董事会成员分别发表了简短但充满激情的一分钟演讲获得现场阵阵掌声。

Alex Chen:“…….我们在反SCA5运动中认识到,华裔只占美国人口1%多一点儿,如果我们不积极参政,不能把我们的选票和钞票凝聚起来一起发声,那么不管我们在各自职业领域多么成功,我们终是一群任人宰割的羔羊;……我们现在要做的,是建立能忠诚捍卫我华裔核心利益的政治力量,其核心之一就是建立基层行动组织。我们现在进行的选民登记,就是基层行动组织的核心组成部分。

Jan:“当我们的未来受到SCA5威胁时,我们靠着正义、靠着信心、靠着热情和非常有限的资源成立了The Orange Club,今天我站在这里很高兴看到大家,我们已经有了这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欢迎你们!我们最宝贵的会员和义工,`与我们一道带领更多的华人走上政治舞台!”

Mandy李:”我们都知道在美国强调个人奋斗,任何东西包括政治权利都需要(我们华人)自己去争取,没有人会施舍给我们,所以改变从自己开始,改变从现在开始,积极参政议政,我们用十年、二十年或者更长的时间培养我们华人的政治家,推选出更多的华人市长、市议员、华人州长、州议员,也许有一天我们在座的下一代中诞生一位华人的美国总统,一切皆有可能,只要我们努力。”

Sarah杨:“……当SCA5出来以后,华人意识到孩子的学习再好也是不够的,如果你不参与社会、不参与社区活动,你不知道周围发生了什么事情你照样被社会淘汰,因为橙县华人协会华人家长会的原因我与华人家长接触比较多,我知道华人家长关心什么,我希望能影响孩子参与社会活动从而去影响这个社会,那么在橙县我们也就做了我们想做的事情。”

Lily谢:“……我的先生是UCI的教授,他教数学,在他的班里满分100分,居然有好几个人得5分、9分,他很诧异这些学生当时是怎么招进来的……大家想一想,你不争取自己的权利的话,你花多少时间让你的孩子去补这样那样的课去补SAT都没有用,你还是上不了你想上的大学,当别人将属于你的权利公开的拿走时,你即使上了好的大学也没有用……争取自己的权利是最重要的,我有自己非常舒适的生活,但这就够了吗?记得有人说过生活有三个层次,第一是温饱,第二个是精神享受,第三个是权利与追求,所以我想应该将我们的生活提升到第三个境界,那就是追求。”

Victory刘:“……SCA5就像当头一棒击醒了我,我愿意为我们的后代贡献自己的智慧与力量,所以我投身到The Orange Club里面来。”

接下来,橙县选举办公室的Christine Lee首先感谢The Orange Club组织这么多的义工参加培训,之后介绍了的橙县选举办公室的工作内容,她反复强调:“你手中的选票就是你的权利!6月3日是全州选民初选,今天的培训只要为那一天做培训。”

一个小时的培训很快就过去了,送走Christine Lee和Kristy热情的义工们仍意犹未尽,最后安岚做总结性发言:“朋友们,姐妹们,非常难得,我知道在我们的义工群中有人今天是调休了来的,有人是改了预约医生的时间来的,就像唯美的文章写的那样,一只蝴蝶,也会改变一个小小的世界。那么如果我们中的每一个都是呢……,那将是怎样的蝴蝶效应?希望你们能影响更多的人加入我们The Orange Club的队伍,一起形成我们橙县的蝴蝶效应吧。”

Read More »

初见加州副州长竞选人GEORGE YANG印象

初见加州副州长竞选人GEORGE YANG印象

撰稿人:Mandy Li(微信名:唯美)

一位年轻的、精力充沛、自信又有亲和力的华裔政坛新星

4月11日 星期五 晚 7:00pm, The Orange Club 作为 南加 一个为 捍卫 华裔 核心 利益的 PAC 组织, 尽地主 之宜, 和反SCA5运动中大名鼎鼎的 “临江县知县”(微信名“三国”)共同主持组织了橙县选民与下届加州副州长竞选人George Yang的见面会。与会橙县华人近20名。谢虹、安岚、老威和我作为The Orange Club的董事会成员出席了整个见面会。

七点整,夜幕刚刚降临,George Yang一身黑色西装,风尘仆仆,准时并健步走进The Orange Club的会议室,第一 印象便是:这位华裔政坛新星好年轻!简单的寒暄我们便进入今天的正题。

首先是George Yang作自我介绍:“我出生在中国广州一个普通家庭,有着幸福的童年,1992年 当我十五岁时离开广州来到美国加州,那段 日子是艰苦的,我们跟其他三个家庭一起共住在一个房子里。我在Skyline College读大学,在大学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在一个会计师那儿密封信封,每小时$3.75元,当时我真的是欣喜若狂,我终于可以挣钱贴补家用了!之后在旅行社、音像店短暂的工作过,也在大学会议室担任视频会议助理…….我后来拿到计算机学士学位和电信管理的硕士 学位,我也曾在国际贸易和商业,软件开发,房地产投资等行业工作过……今天我运营我自己的软件编程业务…….。我有一个幸福的家庭,我是两个孩子的父亲,我很爱我的妻子卡伦及孩子们。”

当我们问他: “George,你能介绍一下你做过那些社区服务吗?”
George拿出印有他照片的竞选宣传单,指着社区服务这一栏介绍到:“这是我参与的社区服务,比如:

–  我是 2012 年共和党全国代表;
– 我是亚洲太平洋岛民美国公共事务协会(APAPA)的董事会成员;
– 我是中南半岛区共和联盟(SPARC)的第二副会长;
– 我是圣布鲁诺市(City of San Bruno)自行车和行人安全委员会的前任主席;
– 圣马刁县(San Mateo County)共和党副主席

我们又问道: “副州长主要负责哪方面的事务?”
他回答: “主要是教育、贸易和旅游业三个领域。”

接着我们就请 George 谈谈他在教育方面的观点,尤其是对SCA5的立场。
George 原本笑容可掬的面庞变得有点严肃起来:“我反对SCA5。我认为通过人口种族比例来分配公立教育资源有其问题存在,这样会降低录取标准让成绩不合格的人进入大学,这有点‘拔苗助长’。如果他们不能在四年内毕业,比如延长到六年才毕业,加州的税收会减少。我主张UC系统录取学生时采用隐藏学生姓名与族裔等信息取而代之用代码,这样以来可以避免用种族、肤色等录取学生的问题。如果我当选为副州长我将作为唯一的亚裔成员进入由29人组成的UC董事委员会, 那么我将不遗余力的推动这一改革。如果我进入UC董事委员会,我将力推构建大学生和当地社区之间的伙伴关系,让那些成功进入UC读书的、或者毕业后在社会获得成功的优秀的西裔、非裔学生作为这个族裔孩子的榜样到社区去跟同族裔的孩子们交流,从正面的方向推动他们努力学习, 而不是降低标准录取学生”

“如果大学不再特别照顾少数族裔,那么他们在社会上将更没有机会,你怎么看?”
George 答道:“实则上UC系统在招生上已经在违反Prop 209法案照顾少数族裔。我个人的观点是要推行在少数族裔多的学区推行‘家长教育计划’ (Parents Education Program),让他们的父母也学习亚裔重视教育,并在孩子的教育上如何投入,只有这样才能从根本上改变他们目前的学习状况。”

“加州教育经费不足,教师要求涨工资的呼声很高,你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George 笑了笑说:“一味的增加工资不是办法,加州政府也没有多余的钱来给他们,我知道学校都是下午3点就放学了,家长为了照顾孩子要不就是母亲不上班要么就是缩短上班时间,这样政府的税收就会减少,便更无力增加教师的收入。我想在学区推行‘课后活动计划’,这样教师的收入能增加,家长也不用当心放学后的孩子照看及安全问题,同时政府的税收也能增加了。”

“你打算如何促进旅游业呢?”
George 兴奋的答道:“在座的有没有旅游行业的人,如果一个行业提高几个百分比都将是好消息!我认为加州不仅仅只有迪士尼、好莱坞,加州的有机农庄、沿海的小而美的农庄都是可以有所作为的。我希望面对高端人士推广加州这种安静的、世外桃源型的休闲农业度假,这将是加州农业和旅游业的一个契机。”

“在贸易方面呢?  你的观点是什么?”
“加州的农业在全美都是首屈一指的,现在中国的食品安全问题严重,我希望加大加州农产品对中国的出口。”

见面会就像聊家常一样轻松的进行着,与会代表还就高铁、核电站、再建一所新的UC大学、包括中国宝鸡申请与尔湾结为友好市的议题展开讨论,并就华人如何参政议政给出了很多操作性很强的建议。无疑与会者就自己关心的问题都得到了George 清楚和明确的答复,期间不断有人赞许的点头并表示欣赏、同时不断鼓励这位年轻的政治家。

接着,我们问:“George,你的胜算把握有多大? 有谁力挺你吗?”
George 自信的笑容挂满脸上: “五十五十吧。目前有:
– Tim Donnelly,加州众议员,他是下届加州州长呼声最高的人;
– Chuck Page,萨拉托加市议员;
– Gary Yep,克尔曼市(Kerman)市长;
– Duane Chamberlain,优洛县(Yolo County)主任;
– Kevin McGary,弗雷德里克•道格拉斯基金会主席;
参与竞选的人包括我共四人,其中……(本部分已记不清人名等,省略)

不知不觉见面会已过去三个小时,大家其犹未尽的与George合影留念并挥手告别这位年轻的、 精力充沛、自信又有亲和力的华裔政坛新星,深深祝福George在美国政坛上越走越顺、越走越成功!

Read More »

一只蝴蝶,也会改变一个小小的世界

一只蝴蝶,也会改变一个小小的世界

一只蝴蝶,也会改变一个小小的世界

不懂政治的美妈们为自己乃至整个华裔世界的孩子在美国平等的教育权、为从此华人不再受种族歧视从象牙塔走出来变成一朵朵绽放的铿锵玫瑰,美妈们知道今天的努力决定我们的孩子及孩子的孩子将会在一个怎样的环境长大。

     明天我们将去参加抗议活动,送上以下这段话共勉

      “当我年轻的时候,我梦想改变这个世界;

     当我成熟以后,我发现我不能够改变这个世界,我将目光缩短了些,决定只改变我的国家;

  当我进入暮年以后,我发现我不能够改变我们的国家,我的最后愿望仅仅是改变一下我的家庭,但是,这也不可能;
当我现在躺在床上,行将就木时,我突然意识到:

   如果一开始我仅仅去改变我自己,然后,我可能改变我的家庭;在家人的帮助和鼓励下,我可能为国家做一些事情;然后,谁知道呢?我甚至可能改变这个世界。”

        改变从自己开始,从现在开始,一只蝴蝶,也会改变一个小小的世界。那么如果我们中的每一个都是呢……,那将是怎样的蝴蝶效应?

(编者注:这是@唯美主义在组织南加橙县华人2月28日冒雨去周本立众议员办公室外请愿反对SCA5前夜的感言)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