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这艘大船

美国这艘大船

美国这艘大船

( 撰稿:老威在线 )

如果我们要理解美国的社会和政治是怎么回事,首先要理解美国是一个什么样社会。为了方便描述,我们把整个美国比作一条大船。如果要问任何一位政治人物,“美国未来的航向是哪里?” 大部分的回答会是,”遵守宪法,人民决定航向哪里就到哪里!“这就是比较好的对于美国社会的描述。我们华人来到这片土地,这里的优势也就是这些了。并不是美国已经是一部设计完善,有计划有方向有所谓的正义和道德通往未来的大船.我们要做的就是上船;沿途看风景和回到我们的小包间(小家庭)过我们的小日子了。不是的!好就说这部大船,美国的宪法约定了,每个人都可以参与这个大船的行进方向决策。方法就是,你可以在这个大船上安装上你的一个方向盘。有了这个方向盘你就有了机会去转动这个方向盘来达到影响大船朝着你期待的方向前进的目的。但是注意了,除了你之外也有很多人,我是说很多很多的人也在往大船上安装他们的方向盘。目的跟你一样,也是希望通过旋转方向盘让大船朝着对他们有利的方向前行。宪法规定了,任何人都有参与选举权,被选举,言论结社等自由,就是为了让任何人都可以自己造方向盘,或者委托他人造方向盘,让大船更加的朝着对自己有力和期待的方向前行… 纵观美国的政治体系,也就是各个个体;各个团体;各个势力往大船上安装各自方向盘的过程。想像一下,大船上的多如牛毛的大大小小的方向盘最后的结果是什么?相互制约和动态平衡。最后导致大船航行方向是哪里? 毫无疑义的是,合力导致的方向。这也就是为什么美国常常,好好坏坏;上上下下;磕磕绊绊的了。这可能也就是为什么有智者说目前的美国制度是最不坏的制度了。

 

Anti-SCA5 

好像扯远了。再来说说目前的Anti-SCA5.我们是否清晰的理解了目前的形势?我们要希望加州的这条中船(区别于美国大船的例子)朝着对我们有力的方向前行。我们希望UC+CSU系统依然坚持“择优录取”的原则。而这对我们有利。不是吗? 而有人希望按照“人口比例”的原则。这又对他们有利。对吧?他们的理念是:族裔的比例应该等比例的反映出享受公共社会系统源的分配比例。(注意思考,小,中,高中没有择优录取这么一说,甚至非法移民都可以上小中高学,对吧?纳税/身份不作数的)注意问题来了,赞成“按照人口比例”分配教育资源的团体已经有组织有计划的锻造了方向盘。(起草SCA5;在民主党内到处游说;策划州参议院通过SCA5并准备提交州众议院审议通过)而且几乎差一两步就安装上加州的船上了。大家都清楚的是,这个方向盘一旦按上加州这部中船就很难拆下来了!!这就是个functional 的方向盘了!!就会左右UC+CSU的录取原则了!!

我们的方向盘 

美国的体制或宪法约定了人人可造方向盘。你不造,没人管。别人造,你也管不着!这就是居然有人花了N多年在不少地区造成了“同性恋婚姻合法化”的方向盘。还有人在造“大麻合法化”的方向盘。你不同意,你不赞同?你也造方向盘呀!造成方向盘,玩命的旋转,抵消掉他们试图的跑偏!你不造,那就真的要跑偏了!着急骂街都不管用,造自己的方向盘吧!好了,我们理解了方向盘的比喻。那么造一个多大的方向盘(当然方向盘越大,力矩越长,产生的影响也就越大。对吧?),用什么材质造方向盘;何时能造好方向盘就是我们面临的挑战了。既然这次的SCA5是冲着本该受益的亚裔来的,我们的方向盘就要是亚裔这个大些的方向盘,而不是仅仅是华人参与锻造。注意,即便是全体亚裔这个群体,在今天的加州也不会能造出太大的方向盘。根据Census 2012(美国人口普查)统计:亚裔:13.9% 西语裔:38.2%。也就是说,在单凭数字游戏我们就不占优势。况且,就我们的文化所致,对于参政的热情实在不高。不是这次别人打上门来了,我们也不会有今天这样的积极性参与政治。

我们的文化 

这次参与抵制SCA5的人群主体是来自中国大陆的人群居多。这就要看看我们的文化(特别是中国大陆的文化)了。中国大陆的文化(也就是我们的价值观或Believes)其实不太是群体文化。也就是我们不太会为了群体利益可以牺牲个体利益。在此之上的就是我们不太容易与其他人或组织建立起信任关系。(我们都很聪明,至少我们自己都这么认为)我们有的时候也不太容易认同他人的观点和做法。我们喜欢给别人戴帽子和用有色眼睛看他人或组织。另外,我们的大国心态很强。好像我们有十几亿的华人,人多势众,没有办不成的事情。但我们实际上是侨居在美国,无论如何要深深地意识到我们是少数族裔。用少数族裔的思维思考和制定战略。

利益的博弈 

俗话说,没有永远的朋友或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这次我们的史无前例的参政议政热情无论如何是来自“有人动了我们的Cheese” 这件事使得亚裔的共同利益收到了前所未有的威胁。我们才奋起;愤怒;反抗。同样的,SCA5的发起人难道不是为了他所代表的利益在奋斗吗?同时,支持我们抵制SCA5的议员们或政治领袖们,亦或将要跳进这场混战的人们,谁又不是为了自己的利益,或者透过这场混战获取自己的利益呢?无论是拉选票还是为未来的政治前途获取更多的政治资本,都是利益点,不是吗?所以结论就是,我们首先要了解对手的利益点,还要了解支持我们或者有些摇摆犹豫人们的利益点。再看看我们可以做些什么可以满足特别是这些摇摆犹豫人们的利益点。这场混战我们的打法就应该是:盘点我们手中的利益(选票,金钱,等等);了解各方的利益;设法进行利益交换来达成新的平衡。

美国的党派 

俗话说,没有永远的朋友或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这次我们的史无前例的参政议政热情无论如何是来自“有人动了我们的Cheese” 这件事使得亚裔的共同利益收到了前所未有的威胁。我们才奋起;愤怒;反抗。同样的,SCA5的发起人难道不是为了他所代表的利益在奋斗吗?同时,支持我们抵制SCA5的议员们或政治领袖们,亦或将要跳进这场混战的人们,谁又不是为了自己的利益,或者透过这场混战获取自己的利益呢?无论是拉选票还是为未来的政治前途获取更多的政治资本,都是利益点,不是吗?所以结论就是,我们首先要了解对手的利益点,还要了解支持我们或者有些摇摆犹豫人们的利益点。再看看我们可以做些什么可以满足特别是这些摇摆犹豫人们的利益点。这场混战我们的打法就应该是:盘点我们手中的利益(选票,金钱,等等);了解各方的利益;设法进行利益交换来达成新的平衡。

少数族裔思维VS.大国思维 

近几十年的HK+台湾+大陆的经济崛起,让世界对于中国/华人重新审视。在很多场合也会很容易的听到赞美之声。这些赞美之声除去常规的礼貌之外,不外乎还有已经获取利益的喜感或试图获取更多利益的企图。我们常常听到的无外乎,GDP的高速稳定发展;13亿人口成为巨大的消费主体拉动经济发展和成长;极高的外汇储备和极高的银行储蓄;成为最为强盛的美国的债主等等。这些毋庸置疑是很能让华人引以为骄傲的!但是我们要清醒的认识到,当我们来到美国,要跳进美国的竞技场与在这里繁衍生息的族裔共同竞争发展时,我们再回头审视我们这些引以为骄傲的东东,哪个又能帮的上忙呢?所以我们要深刻的清醒我们再美国这片土地上,无论如何是一群少数族裔;无论如何所拥有的资源是相当有限的;无论如何要获取我们的利益是要发挥更多的政治智慧的;无论如何是来不得蛮干的。

我亲身的经历 

1999年7月,Rose Bowl,Pasadena,California,中国女足打进决赛圈对阵美国女足争夺世界冠军。华人社区亢奋异常。当时组织了近3000人的观众啦啦队。大家统一服装,手拿国旗,在场外集结。试想,几千人的队伍在Rose Bowl外集结后喊的口号也是震天响呀!!“中国队!加油!!” 当我们坐在场内,有些心虚,因为3000多人的啦啦队在9.2万人的Rose Bowl简直就是沧海一粟。不管,比赛中起初我们还是拼了命的大喊“中国队!加油!!”喊声如雷!大家都从中得到了鼓励。虽然其余的近9万非华人观众不知道我们喊叫的具体内容,但猜也猜出来我们在给中国队加油。他们的开始一波又一波排山倒海一样的“USA!USA!USA!”确实给我们极大的压制。我们不管了,继续使出吃奶的力气声嘶力竭的大喊“中国队!加油!”我们的每次声嘶力竭又会引起山呼海啸般的回击“USA!USA!USA!…..” 最后中国女足败给了美国女足获得亚军。我不能说中国女足的失败跟我们当时的华人啦啦队不得力有否关系,但我们都感受到了,在美国的主场,我们真的是少数族裔,我们身后的13亿人口和高速成长的GDP真的帮不上什么忙。要想在美国主场获胜或者要想在美国主场获取利益,只能靠我们自己。靠我们的每一次发声;靠我们的每一次投票;靠我们的每一次捐款;靠我们的每一次的具体行动!靠我们自己的政治明星!当然这并不是容易的事情,但除了参与政治来达到我们的目的从而实现我们的利益,还有别的方法吗?

This post was written by

Leave a Reply